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发现与研究,开机仪式暨专家

2019-09-17 18:54 来源:未知

新疆考古团队18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发现喀拉沁古城遗址,其年代在汉代前后。考古专家在城内发现多处金属异常,并出土一件精美兵器。

“考古大发现”杂谈 发布时间:2011-03-07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施劲松点击率:

为进一步扩大考古学的社会影响力,普及考古知识,提高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传承中华优秀历史文化,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拟联合拍摄、制作大型系列考古纪录片《考古中华》。 为做好《考古中华·河南篇》的相关工作。6月16日上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主办,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承办的“《考古中华·河南篇》开机仪式暨专家座谈会”在郑州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组、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市文物局、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和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代表近30人参加了此次会议。图片 1《考古中华•河南篇》 开机仪式暨专家座谈会现场图片 2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魏兴涛研究员主持座谈会 中国考古重镇河南迎来《考古中华》的首站拍摄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人的关注点开始回归文化,作为考古人,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孙英民会长对此深有感触。他认为,考古人身上有着独特的文化魅力,考古人从事的事业,他们的理念、生活状态都需要社会的了解。他希望这次《考古中华》的摄制工作可以对这些考古人的工作和河南考古的成就进行全面的展示。图片 3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会长孙英民 为何选择河南? 1921年,瑞典学者安特生在河南仰韶村的发掘,揭开了中国考古的序幕;1928-1937年李济、梁思永等前辈学者主持了安阳殷墟十五次的考古发掘,建立起了中国一整套科学的考古发掘和研究方法,培养出一大批考古发掘和研究人才,对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之后,经过几代考古学家的不懈工作,河南考古更是涌现出了一大批重要考古发现,在数量和质量上均位于中国考古前列,解决了一系列重大的学术问题,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聆听河南省文物局贾连敏副局长对河南考古点点滴滴的回顾,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考古中华》会选择河南作为首站拍摄地了。与其说,是节目组选择了河南这块中国考古的重镇,不如说正因为河南在中国考古中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成就了这一次的携手合作。图片 4河南省文物局副局长贾连敏 光影中的考古世界 从早年的《考古中国》到近年的《考古进行时》,再到现在开始拍摄的《考古中华》,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用纪录片的形式,在光影中描绘出斑斓的考古世界,用平实的镜头记录考古发现的点滴和考古人的辛勤耕耘,向观众传达中华文明的内涵与特质,展示考古发现的魅力。作为这些节目的幕后制作者中一员和媒体人,在此次座谈会上,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蔡一帆主编对这次《考古中华》在河南的拍摄寄予了厚望。图片 5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主编蔡一帆 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王仁湘主任言简意赅的表达了对这次拍摄工作的殷切期盼:此次《考古中华》的节目制作要使用一流的文本,一流的镜头,表现考古的丰富内容。要高见与细节并重,表现河南考古的精彩。要保鲜、保用。他期待,央视高手献艺,为观众展现考古的缤纷风景。图片 6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王仁湘 考古人与媒体人携手合作让大众共享考古成果 鉴于考古资源的不可再生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刘国祥常务副主任在座谈会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除了考古报告,我们考古人还能够做什么?他认为,考古类纪录片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它在展示考古发现、研究的成果、表现出土文物的价值方面有着独特的视角,同时,中国丰富的考古资源,也为节目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在重构中国史前史、普及考古成果方面,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功不可没。即将拍摄的《考古中华》可谓是媒体人向考古人的致敬,他们在考古成果与公众分享中付出了心血,基于这点,作为考古人更应该向媒体人致敬。刘国祥副主任还提出《考古中华》的拍摄不仅要关注考古本身,还应关注考古人,包括考古技师,他们是考古队伍的第二梯队,同样需要媒体的关注。图片 7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常务副主任刘国祥 如何讲好考古故事 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人,开始渴望从新的视角审视我们脚下熟悉的土地,考古人恰好是打开这一视野的实践者,纪录片则是将这一实践工作展示给国人的最好工具。与此对应,近年小众的考古纪录片正越来越大众化,这一现象的背后折射的是国人文化观念的升级。中国漫长的历史,丰富多彩的考古资源,一方面为考古类纪录片的拍摄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另一方面提出了诸多难题,例如怎样挑选出极具代表性的考古项目?怎样在有限的时长内充分表现考古的独特魅力?怎样在每个考古故事中体现璀璨的中华文明?作为考古类纪录片《考古中华》的制作者和参与者,与会的诸位专家学者就如何才能讲好中国考古故事,做出尊重观众的作品各抒己见。可以说,在考古类纪录片里发现多彩悠久的中国历史,展示考古人的酸甜苦辣,不仅是观众的期待,也是媒体人与考古人的共同心愿。图片 8《考古中华•河南篇》 开机仪式暨专家座谈会现场

图片 9  

图片 10

2011年1月7日的《中国文物报》介绍了美国《考古》杂志2011年第1期评选出的2010年世界10大考古发现,希望国内学术界有所借鉴。有意思的是,中国的《考古》杂志每年也会报道国内上一个年度的6项重要考古发现,国家文物局则每年组织评选中国的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中外学术杂志或机构不仅都组织这类年度评选,而且还会从一个更长的时间段内审视历史上的考古大发现。比如,着名的英国考古作家保罗·G·巴恩曾主编并约请欧美众多考古学家撰写《考古的故事——世界100次考古大发现》,该书于2002年出版了中译本。我国的《考古》杂志也曾于2001年组织全国的专家评选出20世纪中国的100项考古大发现,其后编着的《20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大发现》也于2002年出版。

基本信息:

中外都评选各类考古大发现,这首先是因为考古发现不断丰富着我们的知识,拓展出新的研究领域和方向。渴望了解历史奥秘或是关心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何处去”这些终极问题的人,自然都会为考古发现所吸引。不仅如此,世界各地出土的考古发现还体现了古代文明的成就,尤其是那些宏伟建筑和精美艺术品更是常常引起人们的惊叹,因而人们总可以从某个角度或依据某种标准对这些发现进行评比,评比的结果又会在考古学界甚至全社会产生广泛影响。我不熟悉美国《考古》杂志的10大发现及世界100次考古大发现中的许多具体内容及学术价值。不过仅从项目类别上也可看出它们所具有的一些特点。

作者:刘庆柱 主编

首先,这些发现并不只限于一国,而是分布于全世界。美国《考古》杂志评选的2010年10项发现中计有欧洲3处、北美洲3处、南美洲2处、非洲2处。世界100项发现更是遍及五大洲。其次,评选标准呈多样性,而不是仅仅根据遗迹的壮观或遗物的精美程度。以美国《考古》杂志2010年10大发现为例。其中,土耳其公元前4世纪卡里亚王国的赫卡托穆陵墓、危地马拉玛雅城市埃尔佐茨的皇家陵墓、秘鲁哈恩的早期金字塔,内容丰富、壮观。而加拿大班克斯岛的1853年英国海军“调查者号”沉船和美国弗吉利亚的1608年教堂,可能更多反映了美国人的关注点。埃塞俄比亚距今360万年的人类化石表明这些早期人类的祖先可以直立行走;希腊克里特岛距今70万年至13万年间的遗址出土的石制品与海德堡人和直立人的石工具相似,如果由此说明13万年前人们可以穿越地中海,那么就需要重新设定早期人类迁徙的种种假设;在突尼斯发现的迦太基儿童墓地,则推翻了长期以来认为的公元前8世纪至2世纪迦太基人把大量儿童作为祭品的论断。从某种程度上说,上述3项发现在带来新认识的同时还提出了更多的问题。还有2项不属于田野发掘。一是德国科学家首次完成了尼安德特人基因谱测序和与现代人的对比,认为在距今10万至8万年前,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祖先离开非洲走向世界时,尼安德特人曾与智人杂交。二是美国科学家发明了放射性碳素年代无损测定法,并将测年准确性提高了一倍。前者是一项重要的研究成果,后者是一项新技术。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对考古发现的理解和关注面的差异会使我们对考古发现的重要性产生不同的认识。宏大的古代建筑和精美的文物集中体现了古代社会的文明程度和艺术成就,无论是出于学术的眼光还是公众的兴趣,它们往往都可以被列为重大考古发现。但若仅从科学研究的角度出发,一些看似寻常甚至简单枯燥的发现也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前述埃塞俄比亚的古人类化石和克里特岛的遗址便是如此。一项考古发现可能在拥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同时也能吸引社会的关注,但也可能并不如此。具有轰动效应的考古发现能提高公众对考古科学的关注程度,但那些看似平常的考古发现、综合研究成果甚至新的研究方法和手段同样需要向社会传播,考古学家有责任将人们对考古学的热情引导至正确的方向。

出版时间:2016年1月

面对各类考古发现,我们不能只满足于直观的感受,更需要了解它们隐含的意义,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对考古材料进行“再发掘”,以使我们的认识不断深化。以我国《考古》杂志组织评选的20世纪100项考古发现为例,它们之所以重要,并不仅仅因为它们是由全国的专家广泛评选出来的,更重要的是,我们是站在今天、从中国考古学发展史的立场是来理解这些考古发现的意义的。因为有了一定的时间间隔,对这些发现所解决或提出的学术问题,以及它们在考古学史上的地位,也就有了更多的理性反思。有很多遗址都需要经过长年的发掘或是研究,甚至需要其他相关材料补充之后,其重要性才能够从多方面不断开显出来。

版次:1

比较中外的考古大发现,我们最后还可以看到,美国《考古》杂志评出的2010年10大发现中并无中国及亚洲的发现。从2006年至今5年的考古大发现中,有关中国的发现只有2项。其中一项是2008年度的北京周口店田园洞约4万年前的人类化石的脚趾特征构成了人类最早穿鞋的证据,第二项是2006年度的DNA分析得出秦始皇陵附近一座墓葬的死者可能是被强迫修陵的波斯俘虏。这两项发现在中国似乎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而它们的意义也是经过更深入的研究才被“发掘”出来的。《考古的故事——世界100次考古大发现》中涉及到中国的9项发现,大多是作为远东的项目而与其他亚洲国家的考古发现合并介绍的。中国组织的各类评选都只限于中国的考古发现。这表明,不同的语言、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学术取向与关注点、以各自文化为中心而采纳的不同立场和视角,都使中国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相互间缺乏更多的了解,要做到彼此间深入的了解恐怕还有很长的路。

印刷时间:2016年1月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印次:1

(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1年3月4日7版)

ISBN:9787509766859

 

内容简介:

  本书分为绪论、上编、下编。上编是关于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发现,按照历史编年顺序,分成“早期中国”(包括“夏”)、商、西周、东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辽金、元的都城考古发现;下编是关于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研究,按照古代都城相关考古学内容,分成古代都城考古史,古代都城与古代社会形态,古代都城与古代文明的形成,古代都城城墙、城门、礼制建筑、苑囿、武库与市场及工商业等相关专题,以及古代都城中的个案研究。

 

作者简介:

  刘庆柱,男,1943年8月生于天津市,籍贯河南南乐。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历史学部主任、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1967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72年6月-1979年3月在陕西省咸阳地区文化局文物管理委员会工作。1979年4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考古学报》、《考古学集刊》、《中国考古学》(英文版)主编。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考古学学科评审组专家。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成员,国务院《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编簒委员会委员。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委员。国家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古都学会名誉会长、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德国考古研究院通讯院士。研究领域主要为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学、古代帝王陵墓考古学和秦汉考古学。先后参加并主持秦都咸阳遗址、西汉十一陵、关中唐十八陵、秦汉栎阳城遗址、西汉杜陵陵园遗址、汉长安城遗址、秦阿房宫遗址等考古勘探、发掘。

 

目录

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发现与研究,开机仪式暨专家座谈会在郑州成功举行。 

上册
绪论
上编
一“早期中国”都邑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二郑州商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三偃师商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四殷墟考古发现与研究
五西周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六东周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七秦咸阳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八汉长安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九东汉雒阳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魏晋南北朝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一隋大兴、唐长安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二隋唐洛阳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三宋代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四辽金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十五元代都城遗址考古发现与研究

下册
下编
一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学述论
二古代都城布局形制与社会形态变化研究
三古代都城与古代文明进程研究
四早期都城考古的新进展
五中国古代都城的考古学研究
六中国古代宫城的考古学研究
七中国古代宫殿遗址的考古研究
八中国古代都城宫庙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九中国古代都城门阙遗址的考古研究
十中国古代都城门道研究
十一秦封泥与秦都咸阳宫苑及都城布局研究
十二秦都咸阳手工业和商业遗存研究
十三秦汉武库研究
十四秦汉上林苑遗址研究
十五汉长安城考古的回顾与瞻望
十六古代都城城墙夯筑技术研究——以汉长安城为例
十七汉代长安市场研究
十八汉唐都城礼制建筑的发展与演变
十九北魏洛阳城遗址考古研究
二十唐上阳宫遗址研究
二十一金中都考古学研究
二十二元大都布局形制研究
二十三明清都城考古发现及其“中轴线”、“帝王庙”研究
二十四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学研究的深化与发展
后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中国古代,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古代都城考古发现与研究,开机仪式暨专家